家长频道 门户 查看主题

一对“90后”父母的育儿“难题”:到哪里学做父母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18-10-31 09:43| 查看数: 1008|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社区讲堂上,28岁的孙富贵全程举着手机,目不转睛。他将整个讲座全部录在了手机里,视频超过6个G。这是堂讲述如何做好父母角色、亲子沟通的亲职教育课。与现场近400余名“年长”父母不同,孙富贵是一个仅有10个月大宝宝的奶爸。


△孙富贵和孩子

他和爱人有一个共识: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如果自身都做不好如何当得好这个“老师”呢。“可第一次做父母,又啥都不懂。”尽管他们在孩子还未出生前就已经开始了“父母学习”,但还是觉得孩子成长的太快,自己快跟不上了。

而现实中,他们急需的“父母课堂”却少之又少。这次机会自然难得。长期关注儿童成长和家庭教育的公益人士傅艳道出了其中缘由:“在国外,亲职教育会伴随着父母的各个阶段,但在国内却还并不成体系。”

孙富贵和爱人面临着一个“难题”:该到哪里学做父母呢?

课程

怎么做孩子的老师?
几天前,一场讲述如何做好父母角色的社区亲职教育课在锦江区成龙街道辖区的一所校园进行。现场,可容纳近400余人的会议室坐得满满当当。28岁的孙富贵是其中为数不多的年轻父母之一。还差11天,他的孩子就将满11个月。



△孙富贵举着手机录下课堂视频,准备回家与爱人观看

在这之前,本就在社区上班的孙富贵第一时间就得到了这堂课程的消息。因爱人工作原因不能前往,孙富贵独自来听。

“问题孩子的根源几乎都来源于问题父母。”课堂上,授课老师的一句话说进了孙富贵心里。

“我平时在社区上班,见到的家庭矛盾和纠纷也蛮多的,就发现现在的孩子好像要脆弱得多,很多悲剧都常常是因为一些小事引发,而追根溯源的背后又都和家庭关系脱不了干系。”孙富贵说,每到这时,就不自觉的会想,要是自己的孩子以后变成这样该怎么办,“必须从小就关注,但第一次做父母,又啥都不懂。”开场不久,孙富贵就拿出手机,打开了录像界面,全程举着,一直到课程结束,近一个小时的课程,占了手机近6个G。他想即时发给爱人看一看,又实在太大。当晚回到家,一家人才抱着孩子完整的看完了全部视频。

这并不是孙富贵第一次参加该类型讲座。从妻子怀孕开始,两人就一起上了五六次社区的育儿课堂培训,为做一个合格的爸爸准妈妈做好准备。孩子出生后,也会参与到医院的护儿课堂中。只要有相关的课程,夫妻两只要有空便一定会参加,有时是两个人一起,有时谁有空便谁参加。每次不管是谁去参加,只要觉得有所收获,都会回家和家人一起分享课堂内容,交流想法。

孙富贵和爱人达成了一个共识:父母是孩子最好的老师,如果自身都做不好如何当得好这个“老师”呢。

焦虑

我的孩子出问题了咋办?
他们虽然在孩子还未出生前就已经开始了“父母学习”,目前孩子仅仅10个月大,但还是觉得孩子成长的太快,自己已经快跟不上了。

妻子胡玲表达了自己对孩子的期望:“我不会逼着他做他不想做的事,只希望他能健康快乐的成长,身体健康、心理健康。这可能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了吧。”但她很快又补充道,“说起来简单,但仔细想一下,如何才能实现呢,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

孙富贵与爱人的想法大抵相同,他也开始意识到家庭教育尤其是父母对孩子的影响至关重要。他向记者讲述了他亲身遇到的几件令他感触深刻的育儿事。“我在社区工作,之前就遇到一个13岁娃娃因为他妈不给两块钱买零食,就冲动的要跳楼的;也有一些娃娃不学好屡次盗窃的;还有身边亲戚孩子在父母关系影响下性格怪异的;甚至一向成绩优异,从小就是班干部的朋友孩子,竟然和砍人事件发生关系的……”



△孙富贵和孩子

孙富贵说,没有孩子前,可能就感叹几句“现在娃娃咋个这样子哦”,但现在不一样了,自己没有办法回避,始终有种焦虑和担心。“这些担心其实和那天的课程讲得非常一致,娃娃的问题,还是出在父母本身。”

在孙富贵看来,现在孩子的成长环境和以前已大不相同,教育方式也不能按照以前的来了。他说:“以前像我们那一代,只要不冷着不饿着就行。而现在的孩子面临的环境就不一样了,有些孩子叛逆期来临的时候就很令人害怕,稍微不注意就很有可能出问题。”

“课堂上,老师讲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0到3岁期间,是一个孩子性格行为养成的一个关键时期,12岁又是一个重要节点。所以身边人说我们考虑的太超前了,其实没有,现在累点以后就轻松得多。”孙富贵说,“不过,另一面,我们自身也是一张白纸,怎样才是带孩子最好的方式呢?”

但问题是,夫妻两发现,当下针对他们这样的“白纸父母”的“父母课堂”并不多见,更多的信息来自于老一辈的经验之谈以及互联网上的不成体系的零星指点。而孙富贵觉得这远远不够。

难题

该到哪里学做父母?
孙富贵讲述了自己初为人父时的一个举动:孩子出生后,睡觉时老喜欢踢被子,时常莫名的“哇哇”乱叫,睡觉总是睡不好,这些可能是众多育儿者们常见的一些幼儿情形。但现实是,一方面自己特别想弄清楚“为什么”,另一方面自己又完全没经历过,完全不懂。他的选择是求助百度。“你会发现网络上有很多人都搜索了类似的问题关键词,说明很多父母其实跟自己一样都是‘小白’,而又想知道答案。”

“但这些答案又并不足以完全解答疑惑,大多只会告诉你可能的原因,但不会告诉你咋办,或者说的很浅显,看完后似懂非懂。”孙富贵说。好在,当初孩子出生的医院提供了几次与之相关的护儿培训。


5bd8414bb6ce2.jpg

△孙富贵夫妻俩和孩子

可这样的培训仍有一定局限性。“可以告诉你一些基本的幼儿特征,护理技巧,但仅仅适合孩子两三个月这个期间,他在成长,长得很快,且心理也在成长,后续问题就跟不上了。”孙富贵说。

同样有几个这样的小细节。妻子胡玲介绍,有几次外出,每当孩子想帮忙拿纸巾或提小物件,只要反复告诉他几次“要拿好哦”,小家伙便会一路紧紧握着不放手。孙富贵做过一个实验,把插电板的线取了,放在桌子上,在孩子跃跃欲试时,就告诉他“这个危险,不能耍”,多说两次,小家伙自己就不玩了也不去碰了。“孩子肯定有好奇心,但在你反复告诉他不能做时,他懂,只是不能表达,这其实就是他心理成长的一个表现,父母的言行已经开始对他产生影响了。”遗憾的是,短短几次的护儿课堂并不足以满足需求。

胡玲加入了一些妈妈群,群内妈妈们不时会交流各自的育儿经验,但胡玲觉得,每个人的方式不一样,不一定就对自己孩子有用,且大家都是第一次做父母的年轻人,都没有经验,这种交流的意义对于自身用处不大。

孙富贵也在朋友帮助下,加入了一些育儿微信群,群内老师有时也会发布一些文章,接受一些父母的咨询。但他发现,其中很多都是孩子较大的家长,且不少是孩子已经出现问题了。适合他这个阶段的并不多。

“我们有学习的诉求和意愿,但现实的途径和相关的课堂并不多。”孙富贵说。无奈,只有自己摸索。

摸索

先从培养独立性做起
在几次交谈中,记者发现,孙富贵和胡玲在一些同等年轻的父母中要成熟的多,对育儿问题也有诸多自己的思考。他们希望通过学习弥补自己为人父母时的空白。也在为此做着积极的尝试和摸索。

胡玲把周围亲戚朋友、邻居同事的孩子都成了一个参照对象。一次,看到同事的孩子在很生气时没有大哭大闹,只是说了一句“我生气了”,胡玲感到很惊讶,“这其实是孩子的自我情绪管理问题,但一定也和家人的教育分不开”,跟着胡玲就开始询问同事平时是怎么与孩子沟通的。“我也会观察周围的孩子,看到有我觉得好的我就会去取经。但自己家的孩子自己肯定最了解,也不能完全按照别人的方式来。” 

胡玲说,孩子4个月大时开始隔母奶了,“当拿得稳奶瓶的时候,我们就把奶粉兑好,水温合适后摆放在孩子够得着的茶桌等地方,鼓励他自己主动去取,而不是帮他拿着它只管喝。”吃饭时,全家人达成一致,不能因为孩子哭闹就提前喂,要么边吃边喂,要么大人饭后再喂,“总之不能让孩子养成自我的习惯。”

采访的当天,夫妻两带着孩子在社区外的一个小广场上玩耍,广场周围摆放着不少涂着卡通图案的石墩,小家伙好奇,踩着晃荡的脚步往石墩奔去,两人没有阻拦,在身后扶着孩子走了过去。小家伙伸出双手,抱着石墩跌跌撞撞来回转了好几圈,夫妻两都没伸手,只是站在孩子身后。“不用太谨小慎微,他喜欢好动我们就站在身后,只要防着不受伤害就好了。”

胡玲也有自己的迷茫。现在孩子的教育方式跟以前不一样了,身边同事的孩子普遍大一些,经常会讨论在上学前给孩子上那些夏令营课程,或是报哪些课程来锻炼孩子的思维能力等。胡玲心想自个孩子虽还小,但也担忧自己以后会不懂孩子的心,不知道自己选的是否为孩子真心所喜欢的。

孙富贵则感叹道现在变化太快了,不像那些年老一辈养孩子了,只图孩子能够吃饱穿暖就好,也不能仅单纯用严厉的方式喝止孩子某些不当行为,比如孩子不能动的东西,以前会直接拿走,而现在则会在孩子靠近它的时候,反复告诫他不能拿。

背后

国内亲职教育愈发得到重视但还不成体系
成都云公益发展促进会常务副会长傅艳和她所在的公益组织长期关注着家庭亲职教育,孙富贵参加的这堂课程也正有“云公益”的参与。傅艳介绍,在国外,亲职教育会伴随着父母的各个阶段,与其说是父母教育孩子成长,不如说是父母自身的成长过程,但亲职教育在国内还并不成体系。   

不过,年轻一代已开始认识到父母责任,这样的觉醒和意识意义显著。“一个很简单的例子就是,现在大批的孕妈妈都开始了生育前后的学习,开始从之前很长一段时期的奶粉哺乳回归到母乳喂养,一些社会机构、社区也开始开设相关的一些讲座和培训课堂。”

但依然还不够。傅艳介绍,当下亲职教育的参与者中,有很多是因为父母自身教育缺失,“吃了苦头”才开始意识到需要重视家庭教育,需要重新学习如何做父母,“尽管说不上晚,但会付出很大的代价。”而针对孩子不同阶段所呈现出来的特质、心理以及相应的问题都应该有相应的父母培训课程,帮助他们学会做父母,让他们承担起做父母的职责。

傅艳说,年轻一代逐渐走上婚恋育儿阶段,与老一辈不同,当下一代多为独生子女,在成长中不免会娇气一些,容易出现的情况是在做父母后回避父母职责,让老一辈在带外儿女后再带孙儿。但一个好的方面是,年轻父母其实更有自身的想法,有求知欲。



△孙富贵和孩子

办法

期待政府的主导和参与
“尽管少,但不是没有,现在很多的社会组织已经开始在行动,举办一些父母课堂,只是很多课程不成体系,对孩子成长的各个阶段的细化不够。”傅艳说,亲职教育应该是一个伴随父母终身的教育,从准备恋爱要孩子甚至更早的学校教育开始,都应该将“家”和“职责”的概念灌输其中。

“在一些发达国家,父母教育甚至会作为一项强制学习计划,列为国家的一项福利,给每一个孩子一个称职的父母,需要达到一定的标准,不行就要硬来,这直接关系到孩子的成长。”傅艳介绍,“而目前这项工作在我国还主要在于一些社会机构的自我行动,仍然缺乏政府层面的主导和参与。”

前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项目官员、独立儿童工作专业顾问杨海宇看来,其实所谓亲职教育,还不仅是属于一种父母职责,还经常有社会的规则和章程,“我们真的需要关注到孩子的成长,这种关注从很小的时候就应该开始,来创造一个支持性的环境和丰富的成长土壤。比如说家庭教育或者说家长的一些成长研讨会、培训班等,甚至如果有可能,可以把一些工作放入到学校里面让孩子在成长当中就开始学会做父母。”

杨海宇说,如果能够在每一个社区建立起一个儿童之家,给予儿童保护的功能,也给予父母学习的功能,通过专业人士的参与和指导,通过不同的课程设置就能让这个社区的孩子和家长都能共同进步。孙富贵夫妻的难题或许在家门口就能得到解决。

成都商报记者 杜玉全 实习生 廖晓琴 张芳 摄影报道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