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频道 门户 查看主题

上海5岁小朋友的简历让你不服不行?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18-11-2 09:44| 查看数: 1644|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近日,一位上海5岁小朋友的简历,幼儿园小班到中班,年阅读量从100本上升至500本,而且还是英文书刊。这样的强度秒杀了绝大多数网友,也引起了网络热议。不过这是一个有点可笑的故事,倒是背后涉及了几个城市的重要群体。

先看主人公,一对为孩子教育而焦虑的新晋中产阶级夫妇。他们没有什么背景(没有提父母说明不是二代,也不是上海本地人),但是是双复旦家庭,应该是很典型的“知识改变命运”的群体。这个群体没有背景,只能依靠自己还不错的薪水过着看上去还算体面但实际上难以抗御风险的日子。如果赡养老人、未来自己的养老、儿童教育问题任何一个出了问题,这个群体实际上很容易被冲击。而上海巨大的竞争压力也会让他们产生巨大的焦虑感,在唯一比较有可塑性的领域——5岁的孩子身上用力过度,这既不难理解也并非罕见。


15410856911789c080963f8.jpg

复旦大学



故事本来就这样完了,一个来自更富裕阶层的人的归纳总结倒是诱出了另一个问题。在这个姑且称之为“老中产”的眼里,这对夫妻大约是在高调炫耀,而后指出了其种种漏洞和不足之处。在“老中产”眼里,这些新晋中产不过是类似暴发户一样的角色,“除了去过日本没去过发达国家”。当然,对于5岁的小朋友而言,能识别出美国与人民公园的不同并且在记忆中一直存在恐怕是很有疑问的,“去过除日本外的发达国家”除了展示家长的财力外也没什么特别的意义,所以这句话本质上仍然是在炫耀,并伴随着一种潜在的污名化。




人比人气死人,但还有没入局的。从“老中产”的口中我们知道了闵行区除了双语学校以外还有一种私立学校,那就是农民工子弟学校。“中产”们挤破头皮要进入双语学校,而农民工子弟学校则完全失语。我们知道了中产们为孩子用尽力气,而农民工呢?每日忙碌在第一线,孩子不是留守就是前往农民工子弟学校,为什么农民工子弟学校学风差?因为家长们确实经济和精力都十分有限,对于孩子与其说用力过猛不如说疏于教导,很多家长自身也缺乏足够的教育能力。很多孩子读完初中就去读中专,而后拿着很一般的教育水平去找工作。这就是另外一个隐蔽的故事。

青浦区的农民工子弟学校



这三个故事里有三个群体面对着各自不同的问题,每个群体其实都有自己的焦虑,而每个个体都有不同的反应。如此用力的幼儿教育真的对个体好吗?这可能是以幼儿的好奇心、求知欲为代价的。也许孩子的父母们知道这点,但是为了争取有限的教育机会,他们不得不过早的用力。那么有什么办法来粘合这三个群体的故事吗?有的,那就是公办学校。公办学校虽然制度比较死板,但是对于生源事实上仍然是最为开放的一种。如果说想接受精英教育,那中产们应该选择学费高昂的私立学校,但如果没有那样的条件,公立学校无疑是最有保障的选择。

上海世界外国语小学



那么闵行区的公办学校呢?根据闵行区教育局网站的招生信息,闵行区目前有71所公办小学、42所公办初中。闵行区的人口是253.43万人,平均每3.57万人一所公办小学,6.03万人一所公办初中。对比而言,虹口区74.42万人,公办小学28所、公办初中23所,平均2.66万人一所公办小学,3.24万人一所公办初中,为闵行区的74%和53%,压力明显小很多。如果考虑到虹口区的历史地位要比新开发的闵行区高,学校质量比闵行区也要高一些,因此可以说,两个区的教育资源是不均衡的。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毫无疑问是多方面的,很多时候取决于地方政府的财政状况、债务状况等等诸多因素。有研究者分析此类公共服务支出不均衡现象,概括为三个特点:

其一,公共支出的结构偏差仍然存在,即能够产生GDP或财政收入的公共投入支出方向仍然是城市政府的重要偏好。

其二,公共支出呈现空间偏差,其投入在空间分布上有利于市场竞争中的优势者而非弱势者,这正在成为新的城市社会冲突来源。

其三,近年来,公共服务支出在“民生”标识下持续增加,公共支出偏差在某种程度上正在被修正。

研究者认为,对于真实场景中的城市政府,其行为选择有两套制约性逻辑:一是“做对事情”,城市政府要做符合权威机制目标的事情,也要做符合晋升业绩的事情。这些事情,是在不断变化的。二是“别出事情”,城市政府无论做什么,都不能影响社会大局的稳定,也不能影响自身的安全。这一点还有另一层意思,即一件事情如果没有影响到其稳定,决策者就可以选择不去做。这两套逻辑的背后,共同支配因素都是“晋升”。除了这两个逻辑之外,2004年后,“民生”成为第三套制约性逻辑,即开始注意到分配正义的问题,公共支出开始纠偏。

上海人口密度



但是相比于前两者,第三套制约性逻辑仍然是较弱的,因此,许多城市的新建区仍然面临着公共资源供给不足的情况,这对于“新当地人”确实会增加生活的成本和竞争压力。如何协调这种问题,将是未来亟待解决的课题。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