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频道 门户 查看主题

喊了30年“减负” 是如何成为“增负”的?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18-11-7 11:55| 查看数: 636|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喊了30年的减负,跟喊了30年的素质教育一样,正在成为笑柄!因为缘木求鱼,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没找到根本的症结,就盲目地开出处方,要治病救人。

如今病入膏肓,怎么救?

为什么越“减负”学生负担反而越重?


教育减负,正在成为一场运动。30年来,减负跟素质教育的口号一样,不时被拿出来,有空就吼几句。但是,喉咙喊破了,有效果吗?

不少人觉得,越喊减负,负担越重;喊得越凶,负担越重。

数据为证: 1985年以来,中央政府层面下达的“减负令”累计达49次。越减,负担越重。每个人都有同感。

多年来的减负,有两种方法。

一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看似对症治疗,表面看头和脚不疼了,实际病灶却转移到其他部位,整体健康状况反而更差。

二是一刀切。这种减负模式非但收效甚微,还事与愿违,适得其反。

不跳出教育看教育问题,仅仅从学校、教育小环境解决学习和教育的弊病,无法从整体的角度解决问题,甚至可能在整体上恶化教育生态。

来看看如下减负的效果吧。


1
缩短学生在校时间能不能减负?

你说负担缘于学生在校时间过长吗?

好,我就缩短学生在校时间,小学低年级下午三点半放学,高年级和初中下午四点放学。

结果如何呢?

提前放学带来的几个病灶转移:



  • 一是农村小城镇的黑网吧欢天喜地;
  • 二是城市双职工父母的接送压力加大;

  • 三是各种托管机构和补习机构趁虚而入,各种收费高昂的“兴趣班”“补习班”应运而生。



学生由留在学校写作业,变成了进入补习机构写作业,写作业的强度比在公办学校有过之无不及。所谓提前放学,只是将学校和教师的负担转移到家长身上,变成了家长的经济和时间负担。

谁是“提前放学”的获利者呢?当然是各种课外补习机构。

分析:

在学校时间长短和学生负担轻重未必正相关,在学校呆的时间长,未必学习负担就重。问题的关键不是在学校呆多久,而是在学校干什么。如果是在学校开展无休止的刷题,当然是加重了学生负担;如果是在学校老师指导下完成作业,剩余时间开展体育、兴趣、艺术、实践活动,这样的在校未必就是“增负”,反而可能恰恰是“减负”。

当然,如此一来,这无疑在一定程度增加了学校和老师的“负担”。“负担”的破解需要资源的支持,关键是谁来为“负担”买单。

2
减少书面作业量能不能减负?

你说书面作业太多,负担太重?好,我就控制书面作业,硬性规定小学低年级不留书面作业。

结果如何呢?

快乐的一、二年级倒是轻松了,等孩子到了三、四年级就傻眼了,突然发现自己的孩子啥也不会,到了考试频繁的中学,更是无法应付。

“机灵”的家长主动给孩子增加书面作业,“负责”的名牌中学和民办中学还是按考试成绩录取新生。所以,谁要是相信了“快乐教育”,在享受了短暂的“快乐童年”后,等待学生和家长的铁定是“悲惨少年”。

减少低年级书面作业,实际效果是把负担转移到高年级。

分析

作业是学习的重要环节。不留作业使学生得不到起码的思维训练,浮光掠影的知识不能内化为能力和习惯,必然会导致高年级负担的迅猛增加。即使是一、二年级,正是培养学生阅读、书写、运算习惯的最佳时期,也需要一定量的书写、运算作业。错过了这个养成学习能力的“黄金时期”,反而会增加未来的学习负担。

真正的减负,是通过恰当的训练提升学生的能力,而不是一味减少学生训练的机会。当然,训练量应该控制在多少为宜,需要由学科专家、心理学家共同研究制定。



3
划片招生,摇号入学,能减轻负担吗?

为了遏制中小学的择校热,取消小学和初中的入学考试,实行就近入学或摇号入学,也被认为是推进教育公平和减轻学生负担的重要政策。

就实施效果而言,这项政策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学生的入学测试压力。但后续博弈结果如何呢?

副产品A:

考试竞争转化为学区房竞争。划片招生的结果是优质学校周边的“学区房”价格暴涨,学生之间的成绩竞争在一定程度上转化为家长之间的经济竞争,学生的考试负担转化为家长的经济负担。

副产品B:


统一公开的阳光考试转化为暗箱运作的“影子考试”。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公办学校不能考试录取招生,或通过所谓“特长生”录取优质生源,或暗中联合校外民办机构,通过奥赛、杯赛等赛事“曲线救国”。由于“影子考试”的应试难度更大、经济开销更高,学生准备这些所谓的“特长考试”“某某杯赛”所要投入的经济和时间成本,远远高于原来的传统入学测试。如此“影子考试”取代“公开统一考试”的模式,事实上反而使普通子女的入学更加困难。

副产品C:


民办“名校”的崛起和公立学校的塌陷。民办学校是享有办学特权的“法外之地”。


特权之一:公立学校不能考试录取新生,民办学校却享有考试的特权。


特权之二:公立学校不能跨区域招生,民办学校却可以跨区域招生。


特权之三(这个实际是优势):公立学校用人机制死板,薪酬缺乏吸引力,而民办校则机制灵活,应试驱动,高薪聘请名师,其中有不少是来自于公立学校的资深老师。


民办学校由于生源好、师资优、考试密、升学率高,形成了良性循环,不断膨胀,尽管收费高昂,家长仍趋之若鹜。当民办学校垄断了优质生源后,其他公立学校缺乏优质生源时,公办校沦为“学渣”集中营,其校风可想而知。


望子成龙的家长只能被裹挟着砸锅卖铁也要追捧民办校。民办校崛起的的后果,就是当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公立学校大量塌陷,接着是家长们教育支出的急剧攀升。

分析


取消考试入学,无法遏制两个冲动:学校选择优质生源;家长选择优质学校。只要这两个冲动存在,家长和学校总会合谋打造考试的“替代品”。有需求就有市场,你不让考试,我创造竞赛;你禁止竞赛,我发明所谓的“特长生”;你禁止录取所谓特长生,学校和补习机构里应外合暗度陈仓;你切断补习机构和公办校的利益链条,资本就打造民办校“曲线救国”。


只要家长们的刚需存在,办法总比困难多。


在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不足的情况下,人为抹平公立学校之间的差距,徒增家长和学生的选择成本。



4
取消重点班和重点校  能减轻负担吗?

长期以来,重点校、重点班在各级学校大量存在。国家多次发文取消重点校,严禁重点班,把其作为“减负”的重要手段。

实际效果又如何呢?

你不设重点校,换个名字叫“示范校”;你禁止“重点班”我改成“实验班”“创新班”,换汤不换药。

一种观点认为,重点班把优秀学生集中起来,配备学校的优秀师资,享受更多的教育资源,对平行的非重点班是一种教育不公平。

这个问题反过来看,优秀学生和普通学生混合编班,在大班教学的现状下,教师的教学起点非常尴尬,分层次教学无法真正落实,只能按中等难度组织教学、布置学习作业。对于优秀学生来说,上课等于浪费时间,作业沦为无效作业;对于中差生来说,上课如听天书,作业难如登天,上学如同上刑。

这就是混合编班的尴尬:教师里外不是人,降低难度吧,学霸吃不饱,提升难度吧,差生叫苦连天。解决办法之一,是教师在班级内实行分层次教学和分层次作业,但由必然带来教师备课、辅导、批改作业量的激增,自然鲜有教师如此折腾自己;解决办法之二,是小班教学,个性化辅导,但现有的教学资源根本不允许。

学霸吃不饱,怎么办?

当然是到课外培优机构提升自己;

差生听不懂,负责任的家长也会找家教补课。

取消重点班的结果,就是进一步增加了学生的学习和经济负担。

分析

公平不是让所有学生接受一样的教育,而是选择适合自己的教育。平等不能理解为均等。饭量大的和饭量小的都吃一样的标准营养餐,显然有的营养不良,有的消化不良。问题的症结是,部分家长硬是拒绝承认自己孩子学习能力不足的现实,幻想着通过“抢跑”“加餐”“补课”就能让孩子迎头赶上,逆袭反超,结果反倒是徒增经济和时间成本。

原因很简单,你在“加餐”,别人也在开小灶;你本来在学校都消化不良,再在校外加餐往往是雪上加霜。反对重点班的家长往往是普通孩子的家长,他们怀着损人利己的初衷,费劲挖个大坑,想让别人跳进去,结果却是自己也深陷其中。

5
降低课程难度能减负吗?

减负的另一个重要措施,是降低课程难度。

实行新课程方案以来,一个显著的特征是:教材的知识比较浅显,例题和练习难度也不大,但激烈的中考和高考依然存在。



  • 结果一:学生上课都能听懂,教材上的例题都能理解;
  • 结果二:仅仅掌握教材的知识根本无法应付升学考试;
  • 结果三:重点学校的实际训练难度远远高于教材;

  • 结果四:不少学生到课外补习机构提升训练难度。


结论:

降低教材的知识难度,只是制造了学生“听懂”“学会”的假象,实际加大了学生的学习负担,也造成了教师依托教材组织教学的难度。

6
降低考试区分度有违公平

通过减负促进教育公平的另一个重要内容,是降低考试区分度。

近几年来,高考和中考的区分度有减小的趋势。尤其是3+3的新高考方案,实行语数外必考和考生任选三门组合选考,美其名曰减轻学生负担,增加学生选择权,促进教育公平。实际情况却漏洞百出,高考选拔学生的信度下降,甚至可能出现逆向淘汰的可能。

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很多擅长数理化的尖子生,常常未必擅长语文,这样的偏才在重点中学比比皆是。新高考方案显然将这部分学生陷于尴尬的境界:在过去他们还可以凭借综合科目的超强实力而笑傲考场,现在由于丧失了自己的比较优势,很可能会仅仅因为一篇“跑题”的作文的和名校失之交臂。

可以推测的是,顶尖学生不得不淡化物理学科的学习力度,在语文和英语上投入更大的精力。在不擅长的学科上被迫投入大量的精力,这无疑加重了学习负担。(为了矫正新高考的BUG,浙沪不得不增加过三位一体录取、自主招生等作为新高考方案的“补丁”,这个“补丁”本身又增加了学生、家长、高校的负担,本来一次考试能搞定的事儿,非得搞多次考试来替代,包括学考、选考、二次选考、高考、自主招生、三位一体考,这不是增加负担,又是什么呢?)


7
治理补习机构  能否“减负”?

当下“减负”导致的一个重要症状是:“学习负担”和“经济负担”从公立校向民办补习机构转移,从课内学习向课外补习转移,从工作日学习日向节假日转移。

在部分大中城市,家长和学生在节假日、寒暑假奔波于各类民办补习机构,全年无休,为此付出的经济、时间、精力成本甚至已超出学校的学习成本。

为此,今年上半年以来,教育部牵头,七部委联手重拳出击,掀起治理民办补习机构的热潮,似乎要狠刹补习机构泛滥的现状。措施包括:提高补习机构准入门槛;公布补习机构“白名单”“黑名单”;禁止超纲教学、提前教学;严禁公办学校教师在补习机构兼职;禁止组织补习机构组织学科竞赛等。
快一年了,效果如何呢?

在应试出口不变的前提下,家长们为“校外补习”的买单,是教育市场的“刚需”。

提高补习机构准入门槛,公布部分“黑名单”。其主要效果是减少了补习市场的资源供给,带来的结果是补习市场优质资源的收费提高,部分大型机构(白名单机构)梦里都能笑醒,徒增家长的经济成本。

超纲教学、提前教学是补习机构的核心卖点。如果把这个给禁止了,那家长们还会去补习机构吗?补习机构不可能自废武功。顶多是准备两套教学大纲和教学资料,送检的一套,日常教学又是另一套。要监管补习机构的教学内容,其监管成本太高,此项措施缺乏可操作性。

严禁公办学校教师在补习机构兼职。首先会提升补习机构的人力成本,此成本会转嫁为学费提升,最终还是加重了家长的经济负担;次会导致部分公办学校骨干老师辞职加盟补习机构,反而会加剧公办学校办学质量下滑,公办学校质量下滑会进一步扩大了民办补习机构的市场。

试图通过治理校外补习机构,达到让学生和家长“减负”的目的,其效果短期内恐难显现。


8
扩大优质教育资源供给,能否减负?

几乎所有谈及“减负”的文章都认为:中国学生课业负担过重,源于评价体系过于单一,优质教育资源供给不足。

这是不争的事实,但同时,也是个伪命题。

近几十年以来,高等教育资源扩张了不少,高考录取率逐渐攀升,就是一本录取率也大幅度提升。但学生的应试激烈程度,并未显著下降,反而呈现愈演愈烈之势。

很简单,资源增加了,人们追求更优质的资源。大学录取增加了,人们追求一本院校;一本录取增加了,人们追求211院校;大学都成211了,人们追捧985院校;全国大学都成了985大学,人们还会追求清北复交。教育阈值越来越高,增加资源供给治标不治本。

同理,就是把全国所有中学都办成人大附中分校,也不能减轻任何“负担”。反而因为大家应试水平的普遍提高,应试竞争更加惨烈。

所谓“优质教育资源”既是一个动态的演化过程,更是永无尽头的空想。增加优质教育资源的供给,只会让应试竞争向更高端转移。

与其试图“扩大优质资源”,不如引导学生合理分流(办好职业高中,提高蓝领待遇,给不同国民以同等的社会保障。),给不同的学生以不同的教育出口。与其拓宽独木桥,不如增加其他的渡河思路。


11534359cc53ff485c40aabee014739c25bb05.jpeg
综述

一刀切、线性化、看似公平优先的减负对策,不能真正减负,只会使学生、家长之间的比拼从课内转移到课外、从公校转移到民校、从清晰统一转移到各自混战、从一次性决斗发展为多轮次厮杀、从学生之间的智力游戏升级为家庭间的全方位军备竞赛。在竞赛中拥有经济和认知优势的家长占据先发优势。

多轮次的“减负”,一边在吊诡地制造着新的负担,一边在扩大和固化阶层的鸿沟。同时,所有参与游戏的学生、家长、教师在恶性循环中身心疲倦,濒临崩溃的边缘。

很多“负担”,恰恰是一刀切的“减负”制造出来的。

教育公平的真正含义,是提供公平的教育选择权,而不是给所有孩子一样的教育,让家庭、智商、性格都千差万别的孩子们上一样的学校,念一样的书,写一样的题,这不叫教育公平,恰恰是真正的教育不平等。

公平是做适合的事,而不是要同等的结果。

世界千姿百态,人们千差万别,这既是教育的自然起点,也应该是教育的必然归宿。

“减负”的打开方式

我们赞成“减负”,但不赞成简单粗暴的“一刀切”“运动式”减负。因为,那些措施反而太容易“增负”。

从系统的角度安排“减负”,把“减负”和教育改革、社会改革、经济改革结合起来,使“减负”伴随系统改革而实现。

个人浅见

1、“减负”的焦点,未必一定是缩短在校时间长度、减少作业数量和取消考试。在学校干什么比在学校呆多长时间更关键;除低年级外,不必过分纠结作业数量;合理的考试(包括部分竞赛)未必会增加学生负担,不必一味降低考试的难度和区分度,但要限制考试的频次,每一次考试前后都是学生负担猛增的时刻。

2、变革学校的课程内容和教学方式,可能是比“减负”更重要的事情。学习成为“负担”,一个重要原因是我们教育评价和课程内容过分强调“知识”,缺乏实践性创新性内容;学校的学习方式过分强调“解题训练”,欠缺主动选择的自主性学习。如果“学习”简化为“做题”“考试”,必然催生机械重复的过度“伪学习”。多样化的课程内容和多元化的学习方式,可能是“减负”的重要途径。

3、进一步推进普通高中招生的“分配生”制度,按人口比例将普通高中招生指标的60-80%分解到各个初中,遏制各个初中之间的激烈竞争,引导优秀小学生到普通初中就读,推进各个初中办学的均衡。

4、办好公立学校,才能遏制校外机构和民办校。办好公立学校的一个重要途径,是缩小学校规模和班级规模,另一个途径是创造条件,吸引更多的优秀人才投入公立学校。

5、教育均衡化是减负的重要途径,均衡化不等于同质化,不能以消灭优秀学校和牺牲优秀学生为代价,“减负”也需要“不均衡减负”的思路,不能为了公平牺牲效率。

6、下大力气办好职业高中,让职业高中毕业生真正有职业上升通道,给学生家长以更靠谱的教育选择。

7、进一步调整生育政策,全面放开生育,缓解家长的成才焦虑。

8、从长远来看,缩小收入差距,提升蓝领阶层收入和社会地位;突破体制分割,将公务员、事业单位、企业人员、农民在社会保障方面统筹管理,改变社会保障的“等级鸿沟”。给所有的国民以“国民待遇”,减少某些群体的“超国民待遇”,从生存保障的角度遏制就业焦虑,才能从根本上遏制应试教育,根本上遏制文凭崇拜,也是根本的“减负”策略。

很显然,让人们焦虑的根源不是教育不公,而是机会不平等和权利不平等。

“减负”,与其是个教育工程,不如说是个社会工程。仅有教育部门在战斗是远远不够的。

本文转载自公号《隐蔽的历史》,ID:ayguoshan。作者郭山。获得授权转载,特此鸣谢。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