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长频道 门户 查看主题

政策高压下,培训机构的生与死

发布者: admin | 发布时间: 2018-12-6 14:04| 查看数: 960| 评论数: 0|帖子模式

R89p5SAGEtG2tZ.jpg


“自从四部委下发整改文件以来,哪一刻让您感觉压力最大?”

“每时每刻。”


据教育部12月5日最新通报显示,截至2018年11月30日,全国共摸排校外培训机构401050所,存在问题机构272842所,现已完成整改211225所,完成整改率达77.42%。

自从2月份四部门发布文件以来,关于培训机构规范化的讨论从未停歇。如今专项治理行动进入深水区,“规范”不再是流于口头和书面,而是实实在在地让机构“动起来”。

近两周以来,芥末堆调查了来自全国的39位培训机构校长,他们覆盖K12学科类培训和素质教育培训,分享了整改政策下的现状以及遇到的难题。

我们看到,政策对培训机构的影响呈两极分化趋势,多数小微型机构身处整改旋涡中面临生死抉择,多数中型机构虽已合规,但仍因为随时的突击抽查而神经紧绷。受政策影响较小的是尚未被摸排到的个体户以及培训机构巨头。此外,部分地区也将素质教育类培训机构纳入整改范围。

“水深火热,压力山大。”多位培训机构校长这样感叹自己的处境。那么,他们究竟在头疼什么?他们该如何治疗、如何健康成长?此次整改行动对教培行业又有着怎样的影响?

决定机构生死的关键因素——政策

“同一培训时段内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必须符合消防、环保、卫生、食品经营等管理规定要求;从事学科知识培训的教师必须具有教师资格;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留作业;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

毫不夸张地说,今年政府对校外培训机构的关注可以说是史无前例。芥末堆梳理发现,如果算上对培训机构摸排整改情况的通报,2018年教育部共计发布了近十份与校外培训机构相关的通知,其中影响力最大的有两份。




RBOqAUj3rUx3L3.jpg

一个是2月份四部门联合印发的《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它打响了整治培训机构的第一炮,明确指出了培训机构存在的问题,如培训机构存在安全隐患、证照不齐全、提前教学超纲教学、培训与中小学招生挂钩等。

另一个是8月份国务院印发的《关于规范培训机构发展的意见》,它细化了培训机构的办学要求和整改方向,如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教师要有教师资格证、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30,不得留作业等等,这为各省市出台地方文件指明了基础要求。

进一步细化政策,是地方发布的培训机构设置标准和管理办法,其与培训机构的联系最为紧密,目前北京、河北、安徽、江苏等地均已发布,其他省份正在筹备中。

北京提出,教育机构办学场所的建筑面积应大于300平方米(不含300平方米),给教育机构的办学场所设下了硬性门槛。

江苏提出,青少年宫、线上教育机构、社区教育机构、学生托管服务机构等13种机构,未经教育行政部门批准,不得面向中小学生开展学科培训,进一步加强了校外培训机构的准入管理。

安徽要求,招收中学生和小学生的校外培训机构,楼层要求分别是5层及以下和4层及以下,同时建筑每层要分设男、女卫生间。

河北将面向中小学生举办的学科培训、艺术培训、体育培训、科技普及等各类形式的非学历文化教育培训机构,统称为“校外培训机构”,这意味着素质教育类的培训机构也被纳入规范范围。


难过关的消防,不断增加的办学成本


一家培训机构想要合规合法,需要准备包括消防、场地、产权、办学资质、教师资质在内的各种证明,以及合理把握教学内容和宣传招生的度,并将其提前备案并公布。一套下来会涉及教育行政部门、民政、人社、工商(市场监管)、公安、消防、城管和乡镇(街道)等近十个部门,繁杂的过程让培训机构十分头疼。

RBOqAV2Bwcr3mF.jpg

调查问题:“在整改过程中,哪些部分整改起来比较难?”

在芥末堆调查的39位校长中,有22人(56.41%)认为办学资质是最难的部分,其次是消防和场地面积。而教育部公布的数据也表明,办学资质不合格是培训机构不合规的首要因素。

5月25日,教育部介绍了当时校外培训机构的整治情况,结果显示,全国已摸排校外培训机构128418所,其中营业执照、办学许可证不合格的机构占比达64.74%。

“现在政策很紧,往年可以边办理证照边开业,但今年必须先证照齐全,才能营业。”李杰是浙江义务某培训机构负责人,旗下有10几家直营校和1600多家加盟校。他告诉芥末堆,十几所直营校是当地第一批拿到证照的机构,所以此次整改的影响不大,但加盟校的持证比例仅有30%-40%。

“消防卡的最严,消防通过了,办证的问题就不大了。”李杰说,作为下发办学许可证的前置条件,多数中小型机构办学资质不合格多是卡在消防不合格上,尤其是中小型机构。

据了解,消防需要过两关,一个是整栋楼的竣工验收合格证,俗称“一消”或者“大消防证”,另一个是机构租赁场地的消防,俗称“二消”。“二消”包括逃生通道、过道宽度、通风面积、消防栓、消防喷淋、烟感报警器、消防警铃等相关消防要求,同时对品牌、规格、密度、数量也都有着冗长的规定,其中有一样不过关都有可能被打回来要求整改。

培训机构可以找装修公司改造,以北京为例,在北京如果是300平米的场地,做二消的费用在10万-15万元不等。当然,机构也可以自己请人装修,但对能力和精力的要求相当高。

办学资质对消防的硬性要求意味着办学成本的增加,一些中小型机构由于资金有限,面临倒闭或搬迁的艰难选择。

“现在的形式不像以前了,说一说就算了,搬迁和关门只能二选其一。”秦学教育董事长王秦军将办学资质划为硬性要求,他直白地说,“硬件要求是刚性的,不是弹性的,硬件不合格,找人也没用。”

据他了解,杭州大概有近30%的培训机构面临倒闭或搬迁。同时他认为,机构越拖延,风险越大,成本越大,倒不如主动搬迁、主动调整。现在找新的办学场地还能找到,再等上个半年,找场地的难度就加大了,而且越来越贵。

他举例,目前陕西租房子的价格在每天每平米2元,杭州大概是3元,北京约为7-8元。“营业额15%都交房租了,有些地方是20%,利润空间正在缩小。”王秦军叹息说道。



RBOqAVZGZddCy0.jpg

某租房平台上关于知春路/海淀黄庄办公楼的租房房价


目前北京、河北对教育机构办学场所的要求都是,建筑面积应大于300平方米(不含300平方米),这无疑给教育机构的办学场所设下了硬性门槛。以北京海淀黄庄附近为例,416平米的办公楼,每月租金为9.6万元,每年的租金为115.2万元。

目前尚难实现100%教师资格证占有率


除了对办学资质、场地大小的要求,不得聘用中小学在职教师,从事语文、数学、英语及物理、化学、生物等学科知识培训的教师应具有相应的教师资格也是各省普遍要求。但从目前的实际情况看,实施起来略有困难。

李杰介绍,目前直营校拥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占80%。针对对教师资格证的要求,一方面鼓励教师考证,一方面加大力度招聘有资格证的教师,另一方面是将教学能力一般,并且不想考证的老教师调到非教学岗,比如后勤等等。

“隔三差五地去查你,还要公示,像餐饮一样,要挂在墙上,这个压力非常大。”李杰苦笑说道。

王秦军介绍,目前秦学教学正在尽可能加大拥有教师资格证教师的比例,原来是40%-50%,目前在70%-80%。

针对今年9月教育部在《关于切实做好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整改工作的通知》中提到的,“经过(2018年下半年)教师资格考试未能取得教师资格的,培训机构不得继续聘用其从事学科类培训工作。”的要求,王秦军认为,“实际情况上这个还是有灵活度的,因为国家考证不是实时能考,自己把控不了,只能尽最大力气往前推。”

生存和发展是两个问题


那么,此次整改对不同体量的培训机构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总结来看,此次整改行动对个人工作室影响较小,因其办学地点多在教师自己家里,好似蚂蚁雄兵,且大部分教师不做市场化宣传,很多连牌子都没有,教育行政部门很难找到。

对于中大型机构(区域龙头)来说,因其有一定的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且规范意识比小微机构更强,所以影响更小一些。而对于巨头来说,影响更小。

在已经被摸排出来的全国40多万家培训机构中,小微型机构在培训机构中数量最多,从芥末堆的调查中也可以看到,营收百万以上千万以下的小型机构占比最大,其次是营收百万以下的微型机构。


RBOqAVmBspLIFT.jpg

芥末堆调查中,不同营收规模的培训机构的占比


办学资质不合格是小微机构的致命问题,同时因为办学成本有限、资本不易青睐,所以面临的风险更大。

“没有办学许可证,就不敢大力做招生活动,全部是维持现状去做,学生下滑的现象也有。”李杰介绍,在1000多家加盟校中,大部分机构的招生都受到了影响。此外,“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的收费要求也对机构的长期发展、生源稳定产生了影响。

在芥末堆调查的校长中,也有人表示,“不停的突击检查直接影响了机构的正常授课、招生和教师排课,目前的状况真的是十万火急。”

作为典型的区域龙头,问及王秦军目前最关注的事情是什么时,他表示,一是健康,二是发展。“前面说的是保证机构不被关停,是生存问题。但不管是资本寒冬期,还是整改规范期,力求发展是最关键的。”

行业准入门槛变高,市场集中度更高更快


从行业的角度看,随着政策的深入推进,培训机构的办学成本上升,行业准入门槛逐渐变高,现有中小机构的生存空间进一步受到挤压,市场集中度更高更快。而国务院在培训内容上的要求,也会在一定程度上改变培训机构以应试导向为主的学科辅导思路,倒逼培训机构对原有教育内容和模式转型升级。

对于管理能力水平更高、适应能力更强的大中机构而言,虽然行业规范期同样煎熬,但短期阵痛后,准入门槛的提高意味着行业需求将进一步向大中型机构集中,构建起新的行业护城河。

对于数量不容小觑的个体户来说,目前教育行政部门正从校内入手规范,如江苏发布《关于开展拒绝有偿补课公开承诺活动的通知》,一方面加大对教师在校外培训机构有偿补课行为的处罚力度,另一方面对处于“失控”或是灰色地带的教师自办补习班的行为进行防控和规范(目前已经通报了第一批违规教师。)

那么,有没有培训机构试图钻空子、找关系蒙混过关呢?答案肯定是有的。

RBOqAwpADqZrQz.jpg

39位校长中,有24人(61.54%)只被检查了部分机构


有业内人士告诉芥末堆,某培训机构的校区有1000多平米,想要消防合格,需要花费100多万,但机构负担不起,便花钱找关系,最后的结果是“可以保证不关停,但机构被列入黑名单。”

这部分机构不愿花钱做消防,而是找关系走后门拖延时间,其实本质上是在“赌”,赌日后的政策是否会松口。那么,他们最后究竟会侥幸逃生,还是难逃一“死”?

除了学科类培训机构,素质教育类培训机构也非常关注政策的变化,但在整个专项治理行动中,我们可以看到,国家并没有下发明确规范素质教育类机构的文件,目前可以依据的政策尚处于空白。

但在地方文件中,却出现了规范的苗头,比如河北将面向中小学生举办的学科培训、艺术培训、体育培训、科技普及、社会实践活动等各类形式的非学历文化教育培训机构,统称为“校外培训机构”,这意味着在河北省举办素质教育类培训机构也要满足“办学场所总建筑面积不少于300平方米、教师应具有相应学科的教师资格证”等硬性要求。

综合国家对学科类培训机构的规范整改,我们可以预见,未来“规范”、“合规”也必是素质教育类培训机构生存发展的关键词。

最新评论